空军西安飞行学院某旅开展夜航训练
来源:空军西安飞行学院某旅开展夜航训练发稿时间:2020-04-07 13:20:14


福奇给人的印象是,回答问题直接坦率。如果所谈话题没有事实或数据支撑,他会强调自己掌握的情况不足,并给出疫情发展多种可能性的分析。

报道称,3月初,印第安纳州一名验尸官意欲证实一名男子是否死于新冠肺炎时,遭到了卫生部门的拒绝。此外,纽约市的医务人员表示,许多在家逝世的患者从未接受过新冠病毒检测,即使他们曾表现出明显的感染症状。

《华盛顿邮报》说,尽管在疫情暴发之前,福奇已是一位备受尊敬的科学家,但在白宫发布会上的表现,让他成为像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和“通俄门”特别检察官穆勒一样家喻户晓的人物。

在白宫“战疫”的两个多月来,福奇反复被问的一类问题也是关于“时间”——“拐点”何时到来?疫情何时结束?经济何时重启?但他至今没有明确答案。

在弗吉尼亚州,一位殡仪馆馆长正在处理三具遗体。据医务人员表示,这三具遗体的新冠病毒检测均呈阳性,但其中只有一具遗体的死亡证明上标明了死于新冠肺炎。

报道称,尽管美国官方统计的累计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已高得惊人,但全美真实的病亡人数可能更多。美国有公共卫生专家及医务工作者表示,官方统计数据未能准确地记录全美死于新冠肺炎的真实人数。数据漏报源于前后矛盾的方案、有限的资源以及各地区不一致的政策。由于没有统一的标准化系统来报告新冠肺炎死亡病例,加之新冠检测能力持续不足,一些地区甚至对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进行“即兴创作”、误导性处理以及后期追加。

福奇的前上司、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唐娜·莎拉拉说,“福奇正在扮演和他过去一样的角色,以确保科学是准确和明确的”“在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下,对美国公众可信的人是科学家和医生,而不是政客”。

79岁的福西身材不高、瘦削,说话声音沙哑。站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身后,双手交叉胸前是这位免疫学家的习惯性动作。

面对存在诸多未知的新冠病毒,福奇没有急于给出答案。整个2月份,美国累计确诊的新冠病例不到70人,检测量不到500个。当白宫高层释放疫情将得到控制并很快消失的乐观预期时,福奇表态谨慎。他可以确定的是,疫苗研发至少要一年到18个月,美国应利用疫情尚未大规模暴发的时间窗,多做准备。

左三为安东尼·福奇。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